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父子?离心离德

作品:《武御群雄

????--------《16K亚博在线国际娱乐网带给你最新的亚博在线国际娱乐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是夜。

????圆月当空,繁星点点。

????江府。

????深庭后院的间华丽典雅的书房里,六支熊熊燃烧的大蜡烛,照亮了坐在书案旁江天景那惨白的脸。

????血伺死了!

????爹回来了!

????血伺的死,必须要给爹个交代!

????吱——

????随着声轻响,房门被推开了,进来个五十出头,身材魁梧的黑衣汉子。

????黑衣汉子正是这江府的主人,江天景的父亲——江侯刚。

????“爹。”江天景见江侯刚,忙起身唤,毕恭毕敬。

????江侯刚铁青着脸,面无表情,大步走到江天景的上方,在书案前坐下。

????江天景的额头冒出丝冷汗,他低头垂手,不敢正视江侯刚的目光。

????江侯刚深吸了口气,深沉地看了江天景眼,摆摆手道:“坐吧!”

????“谢爹爹。”江天景小心翼翼地坐下,惶恐不安地看着江侯刚。

????江侯刚冷冰冰地道:“血伺的事情,说!”

????江天景咽了口唾沫,轻声道:“是,是孩儿放出了血伺……”

????江侯刚截住话道:“我知道,不要多说废话,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你要血伺去干什么,还有,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我……”江天景支支吾吾,犹犹豫豫,想说又不敢说。

????江侯刚厉声喝道:“干什么,快说!”

????“是,是。”江天景身子抖,慌忙点头,“孩儿放出血伺,是要血伺去杀个人,但……但是,血伺……血伺是不会回来了。”

????江侯刚瞪眼相问:“为什么?”

????江天景答道:“因为,他……他已经被杀了,灰飞烟灭。”

????“你说什么?”江侯刚勃然大怒,气得差点儿从椅跳起来。

????江天景忙道:“孩儿知罪,请爹治罪!”

????啪!

????“你这个混账东西!”声响亮,声怒骂,江侯刚狠狠地给了江天景个耳光。

????江天景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

????江侯刚咬牙切齿地问道:“什么人这么厉害,杀得了血伺?”

????江天景立即道:“是个姓楚的年轻男人,叫楚仁良。”

????“楚仁良?”江侯刚眉头皱,紧盯着江天景,“这个人是谁,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要杀他?”

????“我……”江天景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江侯刚怒声道:“你什么你,你以为我还不知道你?心术不正的东西,就知道在外欺男霸女,沾花惹草,得罪的人还少吗?你以为你是谁,就没人敢动你了?”

????“爹教训得是,孩儿知道错了。”江天景低头认错,副十分诚恳的模样。

????江侯刚沉默了会儿,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江天景脸茫然地看着江侯刚,不明白他话所指。

????江侯刚又道:“我是问姓楚的!”

????江天景想也没想便道:“既然连血伺都不是其对手,孩儿想,还是算了,这口窝囊气咽不下,也得咽!”

????“真的吗?”江侯刚似是不信。

????“是的。”江天景本正经,表示非常肯定。

????江侯刚面带微笑,却暗自怒骂:“谎话连篇的东西!”

????江天景盯着江侯刚,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爹,孩儿有看上的女人了。”

????江侯刚漫不经心地问:“谁?”

????江天景道:“腾龙庄郑虎擎的两个女弟子之,苏宁韵。”

????“你的意思是……”

????“希望爹爹能够亲自出面。”

????“让我上腾龙庄替你下聘?”

????“是的。”

????江侯刚想了想道:“你追求过人家了?”

????江天景失望地道:“是的,可惜没能成功。”

????江侯刚没说话,神情肃穆,定定地看着江天景。

????江天景被看得忐忑不安,想要问话,但不敢开口。

????半响,江侯刚道:“我记得,曾经有个叫梦萱的女孩子,你喜欢她,她也很喜欢你……”

????江天景脸色变,忙插嘴道:“爹爹……”

????“住口!”江侯刚厉声喝,怒气冲冲,“爹记得那个女孩子非常爱你,甚至愿意为你去死,你也曾许诺会好好爱她辈子,然而半年不到,你就腻了,将她抛弃了,她悲痛欲绝,因此而自杀了。”

????江天景被江侯刚的态度和语气吓白了脸,胆战心惊。

????江侯刚接着道:“你知不知道她还有个姐姐叫梦馨,想方设法杀你多少次了,对,你不怕,也无所谓。”

????“爹爹,我……”江天景想要解释什么。

????江侯刚板着脸,冷声道:“换做我是梦萱的姐姐,我也定会想方设法杀了你!听着,如果你再玩弄任何个女孩子的感情,我江侯刚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江天景面露喜色,立即应道:“是!”

????“夜深了,休息吧!”江侯刚说罢,起身就走。

????“孩儿送送爹。”江天景忙跟着起身,想要相送。

????“不必了,我会抽空去腾龙庄趟的。”江侯刚头也不回,大步离去。

????江天景长长地呼了口气,瘫软在了椅,陷入了沉思……

????江侯刚铁青着脸,走进了间昏暗的房间,房间里站着吴铖。

????“老爷。”吴铖见江侯刚,躬身行礼。

????江侯刚在桌旁坐下,随手摆:“坐。”

????“奴才不敢,奴才站着就好。”吴铖移步江侯刚身旁,毕恭毕敬地站着。

????江侯刚板着脸,开口相问:“关于姓楚的,景儿是如何打算的,又是怎么和你商量的?我刚刚找过他了,但现在,我想听你说。”

????“是。”吴铖点点头,如实相告,“他说他定要姓楚的死,不择手段,不惜任何代价!”

????“哼!”江侯刚眉毛抖,沉声哼。

????吴铖战战兢兢,不敢多嘴。

????江侯刚又问:“血伺真的被姓楚的解决了,灰飞烟灭了?你们,亲眼所见?”

????吴铖摇了摇头:“不是,是姓楚的亲口告诉我和少主的,应该不会错。”

????江侯刚眼睛鼓:“说清楚!”

????吴铖解释道:“是这样,今日少主和我去酒楼,碰见了姓楚的,少主和我都非常震惊,按理说少主放出血伺去对付姓楚的已有些时日,姓楚的应该早就死了才对,后来少主用话套出,才得知姓楚的已经解决了血伺。”

????“原来如此。”江侯刚点点头,似有所悟,“姓楚的看见了景儿居然没有和他打起来,看来,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吴铖苦笑了笑:“确实没有,那天我没有和少主在起,少主怎么和那姓楚的结的怨我并不知情,我也是事后调查得知,原来……原来……”

????江侯刚不耐烦地道:“但说无妨!”

????吴铖这才又接着道:“原来是少主在外面沾花惹草,姓楚的路见不平,挺身而出,杀了少主的两个手下,出口教训了下少主,他们之间,就是这么个情况,实在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只是少主咽不下这口气罢了。”

????江侯刚居然微微笑:“我都明白了。”

????吴铖不明白江侯刚为何发笑,但见江侯刚笑了,他自己也跟着笑了笑。

????“你知道不知道,这次他沾花惹草的对象,是腾龙庄郑虎擎的两个女弟子之的苏宁韵?”

????“知道,是的。”

????“那姑娘对他怎么样?”

????“这……唉!完全是少主厢情愿,那姑娘非常厌恶少主,对少主的死缠烂打极其恼怒,甚至还想杀了少主,但少主就是我行我素,非要得到那姑娘。”

????半响,江侯刚道:“原来如此,那么对于这苏姑娘,我是无能为力了,至于……既然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败家子,想要不择手段,不惜任何代价杀那姓楚的,这个,我就成全他好了。”

????吴铖忍不住问道:“老爷是打算替少主出这口气?”

????“错了,当然不是。”江侯刚右手五指虚空抓,个黑色小药瓶已然在手,随后将小药瓶抛向了吴铖,“除了我之外,他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倒入他的酒水或茶水,给他喝。”

????吴铖接过,有些惊恐地问:“老爷,这……这是什么?”

????江侯刚诡异地笑:“噬血神水。”

????吴铖脸疑惑,却不敢再多问。

????江侯刚解释道:“喝了这水,他就会变成第二个血伺。”

????“什么?”吴铖大吃惊,目瞪口呆。

????江侯刚淡然道:“当然了,我会好好培养他,他将会比原来的血伺要厉害十倍,甚至二十倍,到时候,我会找到那姓楚的,然后满足他的愿望,让他去杀姓楚的。”

????吴铖壮着胆子轻声问:“这是为什么?”

????江侯刚本正经地道:“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我的亲生儿子,心术不正,无可救药的亲生儿子,我不想因为他,而搞得江家家破人亡。”

????吴铖惨然笑:“奴才明白了。”

????江侯刚凝眉道:“我还不算老,我还会有儿子的,只要我想要。”

????吴铖拱手道:“老爷对少主已是仁至义尽,怎奈朽木不可雕,老爷英明。”

????“唉!”江侯刚沉声叹,叹息充满了无奈和失望,“朽木不可雕,并不重要,若能安分守己就好,可惜他心术不正,死不悔改,我也只能当没有这个儿子了。”

????--------《16K亚博在线国际娱乐网带给你最新的亚博在线国际娱乐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