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攀谈?幡然醒悟

作品:《武御群雄

????--------《16K亚博在线国际娱乐网带给你最新的亚博在线国际娱乐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东武凛州——

????——溪泉区

????是夜。

????夜色很浓,夜已深。

????星月犹亮,人海犹多。

????条大街上,出现了姜若琪的身影。

????她愁眉苦脸,副很不高兴的模样。

????她走进了家较大的酒楼,人虽多,但还有许多空桌,她随便到了空桌旁坐下,吩咐店小二上酒。

????“今夜醉方休!”

????“明日再到死亡深潭见姜婷娇与姜素兰,决生死!”

????她阴沉着脸,喃喃自语。

????店小二很快将酒送上,她埋头就喝。

????“琪儿,娘决定原谅你的所作所为,你还做娘的女儿……”

????“琪儿,如果娘无条件的让你成为芙蓉院的院主……”

????姜素兰之前对她说过的话,又在她的耳畔响起。

????她不为所动,杀气腾腾。

????她目闪厉光,咬牙切齿,拼命地灌酒。

????酒过三巡,她仍然毫无醉意。

????无聊之下,她不禁竖起了耳朵,在听店里的人说话。

????她邻近桌,两男女,正说得热闹。

????女的正在说话:“许三,本姑娘听说你的胆子大,你敢不敢到本区义庄里去?”

????“嘿嘿!”被叫许三的男人扁扁嘴,笑了笑,没有说话。

????“嘿个屁啊!”女的没好气地白白眼,脸嘲弄,“看来,你也是个胆小鬼啊!”

????许三很沉得住气,依然只是笑笑,吃菜喝酒,仍未说话。

????女的摇了摇头,扭脸看向另外个男人道:“周大哥,你敢不敢去,你也怕鬼?”

????周大哥咧嘴笑笑:“我当然不怕,不就是个义庄,全是些死人棺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不过,要去,我有个条件!”

????女的追问:“什么条件?”

????周大哥满脸猥琐邪笑:“嘿嘿嘿……条件就是,你得陪我起去,而且……嘿嘿嘿……咱俩得睡在起。”

????女的低声怒骂道:“呸,你想得美!”

????“哈哈哈……”许三和周大哥阵大笑,浪荡至极。

????“胆小鬼,你们不去,我自己去,找到了值钱的都是我的!”女的气冲冲地站起,迈步就走。

????“哎……等等我们……”许三和周大哥匆匆结账,忙追将出去。

????“无聊透顶!”姜若琪摇头笑,又开始埋头喝酒。

????咚!

????只酒杯突然摔在了她的桌上,酒杯高高弹起,撞到了她的脸。

????她抬头往楼上看去,发现楼上好不热闹。

????五个男人,正围着个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二十出头,长得倒也漂亮。

????男人们嘻嘻哈哈,正在向她敬酒。

????女子大大咧咧,来者不拒,接过酒杯,饮而尽,然后挥手将酒杯随便抛出。

????“好酒量,继续继续,接着喝!”男人们的调戏吵闹声。

????“我喝……嘻嘻嘻嘻……”女子放荡的嘻笑。

????姜若琪微微笑,似是对这种事情饶有兴趣,她继续看着。

????“跳个舞看看吧!”

????“对对对,跳舞,跳舞。”

????“快跳,快跳。”

????女子随即扭动腰身,搔首弄姿,开始跳起舞来。

????“脱衣服!”有人兴奋地叫着。

????“对,脱衣服,边跳边脱!”大家立即附和。

????“嘻嘻嘻嘻……脱就脱……”女子格格笑着,真的脱下了件外衣,往空抛。

????男人们笑得更浪、更邪。

????姜若琪也很高兴,津津有味地看着。

????“脱,继续脱,脱快点!”

????“好苗条的身材!”

????“脱裤子,裤子也脱,嘿嘿!”

????“哈哈哈……”

????男人们的浪笑之声不绝于耳。

????“这疯婆娘真有味道!”

????“要不,咱们想办法把她弄回去,好好快活快活?”

????“疯子你也敢要?”

????“不要白不要!”

????疯子?

????那女的是个疯子?

????姜若琪笑容敛,眉头紧紧皱起。

????只见,疯女子已脱下了外衣裤,只剩下肚兜和短裤,仍在痴痴地笑着,傻傻地跳着舞。

????姜若琪拍桌而起,大步登楼,怒声喝:“住手!”

????声如惊雷,刹那间片沉静。

????姜若琪盯着疯女子,板起脸道:“把衣服穿上!”

????疯女子傻笑着道:“为什么要穿上?”

????“喂!”名青衣大汉眼睛瞪,走近了姜若琪,“你是谁?”

????姜若琪很不客气地道:“请放过她!”

????青衣大汉铁青着脸道:“这位姑娘,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闹事。”

????姜若琪冷冰冰地道:“我管定了!”

????青衣大汉眼珠子转道:“这疯女人是我花了百个银币买来的,姑娘你要她,就买下她!”

????姜若琪想也不想,伸手从怀摸出了个小袋子,丢给青衣大汉道:“这里有十个金币,多了赏你的!”

????青衣大汉打开小袋子看,里面果有十个金币,哈哈笑道:“好好好,她是你的了。”

????青衣大汉心里乐开了花,暗喜道:“路上撞个疯女人,骗来玩玩竟卖了十个金币,哈哈哈……”

????姜若琪又对疯女子道:“快穿衣服!”

????疯女子痴笑道:“这些人都叫我脱衣服,只有你叫我穿衣服,我突然觉得好冷,真的应该穿衣服了,你对我真好。”

????姜若琪抓起桌上的衣服丢:“快穿!”

????疯女子伸手去接衣,突地张开双臂将姜若琪抱住:“你真好!”

????紧接着,疯女子张嘴就是个吻。

????姜若琪猝不及防,头虽然扭的快,却还是快不过疯女子的嘴,终被疯女子当众搂住,来了个对嘴亲。

????“哈哈哈……”

????“哈哈哈……”

????两个姑娘居然亲上了嘴,刹时,阵哄堂大笑。

????姜若琪顿时脸面通红,尴尬不已。

????疯女子松开手,痴痴傻笑。

????青衣大汉浪笑道:“疯姑娘,能不能和我也亲下?”

????“当然可以。”疯女子傻笑着,张开双臂就扑向青衣大汉。

????“不要!”姜若琪企图阻止。

????但,还是慢了步。

????青衣大汉浪笑着,扑入疯女子的怀。

????蓦地……

????“啊!”声惨叫,出自青衣大汉之口。

????看之下,青衣大汉满脸鲜血淋淋。

????原来,疯女子不是真的要亲他,而是在他的脸上狠狠地咬了口!

????“妈的!哎哟!给我……打……”青衣大汉暴跳如雷,捂着脸嚷嚷着,向手下下令。

????“滚开!”姜若琪怒声喝,随手挥。

????“啊——”青衣大汉同三名手下全都滚下了楼。

????姜若琪拿起桌上根筷子,朝着门口木柱上随手抛。

????嗖!

????筷子如箭般射在了木柱上,深入只见筷头。

????姜若琪冷声道:“我取尔等性命不过弹手之间,识相的就快滚!”

????姜若琪刚才那手,早已使青衣大汉和手下吓得面无人色,哪里还敢多言,听“滚”字,如获大赦,慌忙奔出了酒楼。

????再看那疯女子,只见她已穿好了衣裤,正傻笑着。

????“听天由命吧!”姜若琪皱了皱眉,随即从怀摸出了粒红色丹药递给了疯女子,“吃了它!”

????“好的,我吃!”疯女子接过红色丹药,乖乖地张嘴口吞下。

????顷刻间……

????疯女子眼睛陡然亮,目光炯炯有神。

????姜若琪见状,微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疯女子盯着姜若琪,有些茫然道:“我叫阿花,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姜若琪摆摆手:“我姓姜,你叫我姜姑娘便是,请坐。”

????“谢谢。”阿花大大方方地落座。

????“阿花姑娘,你试着回忆下,看看是否能够想起什么?”

????“我试试。”

????“不要勉强,如果头疼的话,就不要想了。”

????“我明白。”

????阿花神情肃穆,开始凝眉沉思,回忆过去。

????良久……

????阿花喜笑颜开道:“姜姑娘,谢谢你的药,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姜若琪好奇地问:“你是怎么变得疯疯癫癫的?”

????“唉!”阿花苦着脸,无可奈何地沉声叹,“言难尽,姜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既然姜姑娘问起,我也就如实相告了。”

????姜若琪慌忙摇手:“不不不,如果阿花姑娘有难言之隐,就当我随口说,不必当真。”

????阿花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诉苦道:“我家境贫寒,兄弟姐妹诸多,爹娘无法养育,我是家长女,又已长大成人,爹娘便与我说媒,为我物色了富家公子,让我下嫁于他,可我不喜欢,因为我知道那公子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爹娘求财,迫于爹娘逼迫,我只得嫁于他,后来,我们婚后多有不和,就在前几天,他下纳了三四个小妾,我与他大吵大闹,谁知,他不仅休了我,还把我毒打了顿赶了出来,我之所以疯疯癫癫,就是被他毒打所致。”

????姜若琪听得横眉怒目,咬牙切齿:“真是可恶!”

????阿花点点头道:“是啊!他真不是人!”

????姜若琪摇摇头道:“不,我不是说他,而是说你爹娘!”

????阿花有些不明就里:“我爹娘?”

????姜若琪问道:“你爹娘明知那是火坑还把你往里推,难道你不恨他们吗?”

????阿花洒然笑:“我当然不恨。”

????“为什么?”姜若琪觉得非常奇怪,若换作是她,她绝不会原谅他们。

????阿花本正经地道:“因为我是最大的姐姐,我得照顾幼小的弟弟妹妹,孝敬爹娘,这是我的责任,无可推卸的责任,我知道爹娘那么做,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姜若琪身子抖,悚然惊。

????“姜姑娘,你怎么了?”阿花见状,十分关切地问。

????姜若琪定定神道:“没……没什么,阿花姑娘,如果,你爹娘要你把你所喜欢的东西让给你弟弟妹妹,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了!”阿花点点头,神秘地笑,“不过,有样除外。”

????姜若琪急声问:“哪样?”

????阿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自己喜欢的男人。”

????姜若琪豁然笑:“谢谢你,阿花姑娘,与你寥寥数语之下,你让我明白了许多事,你是个好女孩,也是个好姐姐,我很佩服你!”

????刹那间,姜若琪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她就像个忏悔的罪人,心油然而生股舍身跳崖的勇气。

????--------《16K亚博在线国际娱乐网带给你最新的亚博在线国际娱乐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的?书?架